nature book bug burger costumes doctors hospital office shoes skull rocket

记录梦 NO.1

《红书》 启示,我想开始记录我的梦境,以及我的幻觉。我想如果身体和思想的活动应该被记住,那么灵魂的活动更应该记录。这篇记录了我反复出现的一个“梦境”。

树的形象(幻觉)

一日。天空晴朗,我走在路上。渐渐觉得又饿又累,望见前面有一课大树,于是盘坐树荫下。

我听到嘈杂的响声,仿佛是脚步声,越来越近,像是有人要来。我四处张望,等待那人出现,但始终没有人来,直到嘈杂声渐远渐失。

我意识到,没有人会来。但又听见嘈杂声,渐渐靠近,我期待这一刻出现一个人。而嘈杂声渐行渐远,却始终不见来者。

我有些失望,也有一些疑惑。但我太累了,我不愿去细想……

慢慢感觉到有清风吹来,我举头望见树叶沙沙作响。顿时我明白没有人会来,只是风吹树叶,如此而已。

我想到了之前的梦……

红色魔鬼(噩梦)

不久以前,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依然是晴朗的白天。

我梦见我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,只能前进或后退。我感到迷茫和疑惑,我不知道我为何在这里,也不知道下一刻应该做什么。

然而我心里知道两件事,仅有这两件事:

  1. 我在守护一个人,我不知道他是谁,甚至看不清他的脸,我只知道他对我非常重要。他在睡,沉沉的睡,仿佛永远不会醒来似得,安静的睡在我背后。并不知道他是否会醒,但我盼望他能醒来,无比盼望。我有很多问题想问,而我相信他能给我答案!
  2. 我在等待一个人,我不知道他是谁,甚至不记得与他有关的任何事。同样的,我感觉他对我非常重要!我知道他会迎面走来,会解决我的所有疑惑,所以我一定要等到他。

我忘记了我守护了多久,等待了多久……

疲惫一次又一次的袭来,但我从未有过舍弃的念头。因为我心里只有这两件事:守护、等待。除此以外,别无他想。

当我累得站也站不稳时,我看到地上出现了一滩红水,日光下闪耀着宝石似的光泽。红色的水渐渐聚集在一处,水中渐渐生出一只手,看似像人,却绝非是人的手。

我知道这绝不是我在等的人,而且他十分危险。我转身想离开,却发现我守护的人沉睡在我背后。我意识到我不能离开,因为我必须守住背后的人,而且我等待的人也未向我走来。

我看着红色的水,渐渐化为一个没有脸的怪物。他的两只手像骑士的枪,但尖锐细长。而他的脚,像水一样敏捷的流动,仿佛不可阻挡。

而我却手无寸铁,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恐惧,在他面前我如同蝼蚁。但我必须这样面对,我无处可逃……

这魔鬼看着我,仿佛在嘲笑我。枪弄花我的身体,我几乎体无完肤,而他似玩耍,我却无法抵抗。

我扑倒在我守护的人身上,地面到处是血,我甚至不愿相信那是我的血。混乱中我发现我守护的人枕着匕首而睡,我仅仅握住那把匕首,却不露声色。

我跪在睡者身边,魔鬼厌倦的看着我,用两把细枪同时贯穿了我的胸口。我立即感觉到疼痛,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令我想马上死去,但我知道我绝不能死。魔鬼慢慢靠近我,任枪缓缓穿透我的胸口,身体不住的颤抖,疼到无法呼吸。我突然顺着枪扑向他,掰开他似笑的嘴,用全部力气把匕首推进他嘴里。他立即静止不动了,而我的视线也开始模糊,眼皮重的像铅块,一股严寒从颈椎升起,睡意不可阻挡。

我好想就这样死去,因为我的胸口好痛好痛。但是我不想死去,因为我背后守护的人还未醒来,而我等的人也未迎面走来。在死亡面前,我如此渺小,我根本没有选择……

闭上眼,仿佛快速穿过一条幽深的峡谷。

我慢慢睁开眼睛,从梦里醒来。隐约感到胸口的巨痛渐渐流逝,像水穿过我身体。

原来这只是梦!可是梦里我在守护谁,等待的又是谁?

无尽疲惫(幻觉)

这是我的梦,我望着远方回忆着,像回忆往事。只有沙沙作响的树叶,提醒我仍在原地。

我开始观察这棵树,它看起来伤痕累累,枝干像迎着风刃生长。它的根强壮有力的扎在土里,枝叶却随风摆弄。如此强大,如此安静。

会不会世界本身,也是一棵树?我陷入沉思,直到感觉疲惫不堪。

我放眼远方,看到一位老婆婆,一边颤抖着,一边慢慢坐在石梯上。像是一片枯叶,盘旋着落在土地上,像她死去的模样。

她这一生经历了多少疲倦,在多少地方休息过。但疲倦仍不肯放过她,无论她休息多久,休息多少次,始终赶不走疲惫。直到死去时,这一切才停止。

而我的疲惫,是否如同她一样周而复始,任我多少次停留也不会终结?……

“睡者未醒,来者未来”。我曾在想,会不会我守护的熟睡之人是我,会不会我等待迎面走来的人也是我,就连那魔鬼,也是我。

我离开树荫,从老人身旁的石阶穿过,走向茫茫的白日之光里。